出租车停运致百万司机损失惨重 多地出帮扶政策

图片 1

为减少疫情期间人群聚集带来的交叉感染风险,全国多地已规定地铁、公交、轮渡、客运车辆等停运。出租车虽然并未在其列,但由于客流锐减,出租车处于事实上的停运状态,这也极大增加了居民的出行难题。

出品| 搜狐智库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街上人流稀少,加上部分城市要求出租车停运,不少出租车司机现在只能坐在家里。但悲催的是,在收入下降的同时,他们中的很多人还不得不继续给公司上交“份子钱”。

编辑| 袁昌佑

“疫情发生之后,为了安全,家人一直在歇业,但每个月还要白交几千块份钱,希望疫情期间出租车可以免‘月份’。”近日,一位网名为瑶的网友在微博上向北京12345市民热线服务中心求助。瑶家中的两位长辈是北京某出租车公司的司机,但现在以开出租车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家庭,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困难。

疫情严重地区的出租车停运但不停收“份子钱”,令几无收入来源的出租车司机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3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示,鼓励各地采取阶段性减免“份子钱”等措施,帮助出租汽车司机渡过难关。

在全国这样的出租车司机还有很多。根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拥有出租汽车139万辆,年完成客运量352亿人次,占了整个全国城市客运量的28%。即使近年来网约车等交通运输新业态快速发展,巡游出租车提供服务的客运量仍然占据了出租汽车行业总客运量的70%以上。这意味着,疫情之下全国约有上百万出租车司机陷入了无收入状态。

搜狐智库就此连线了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研究员冯立果。他表示,各地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颇高,加上近年来网约车的冲击,出租车司机的生存压力本就较大,此次疫情的突然冲击又令出租车司机雪上加霜。

为减少疫情期间人群聚集带来的交叉感染风险,全国多地已规定地铁、公交、轮渡、客运车辆等停运。出租车虽然并未在其列,但由于客流锐减,出租车处于事实上的停运状态,这也极大增加了居民的出行难题。为减少出行难题,各地纷纷出台政策鼓励司机上街载客。但目前看来,问题还难以有效解决。

所谓“份子钱”,是指出租车司机上缴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用。冯立果表示,由于出租车公司的设立需要得到高度的行政性许可,因此出租车公司和司机间本就处于不对等的状态,处于强势一方的出租车公司对“份子钱”的定价就比较高。

家庭收入陷入困境

“在疫情期间,出租车处于停摆的状态,即使有客可拉,但人流量肯定大幅度萎缩。”冯立果说,“所以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很难覆盖掉份子钱的成本,即使能覆盖,他也是没什么收入的。”

像瑶家里的两位长辈一样,在全国超百万的出租车司机群体中,有大量司机都是独自一人承担着家庭的全部收入。随着客流减少,他们没了生意,生活压力变得越来越高。

冯立果建议,在疫情严重地区,当地政府理应鼓励出租车公司免除出租车司机疫情期间的“份子钱”。在疫情得到控制的地区,应尽快恢复出租车的正常运营,增加出租车司机收入,同时政府应鼓励出租车公司减去出租车司机疫情期间的部分“份子钱”。

经济观察网记者注意到,1月28日,有山西太原市民在互联网平台发视频称,疑因疫情特殊时期没生意,还要上交“份子钱”,太原市的出租车司机发起罢工。“不管有没有生意,每天一睁眼就意味着欠租车公司好几百块。”一位太原当地出租车司机如此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至于‘份子钱’的减少幅度是多大,是存在争议的。”冯立果认为,各城市出租车“份子钱”的减幅,可与当地的客流量、出租车司机收入的平均指标挂钩,出租车公司应根据出租车司机疫情前后的收入变化再对“份子钱”的分成进行合理调整。

所谓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上缴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用。据了解,我国大部分城市对出租车的管理都实行特许经营制度,即政府将城市的出租车业务授予少数公司运营,这些公司再向司机出售营运资格,后者向公司缴纳一定金额的管理费用,即“份子钱”。出租车公司的运营模式主要分为公司化模式和个体挂靠模式,但不论哪一种模式,都存在不等的“份子钱”。

“原来‘份子钱’是有一个比例,现在出租车司机收入变了,比如原先一天挣500,现在一天只能挣100,这时你再按之前的‘份子钱’标准就说不过去。”冯立果说。

全国85%的城市出租车行业都采用公司化模式运营,以北京、上海等城市为代表。另外就是温州、天津等城市的个体化模式。以温州为例,虽然个体化模式表面上不存在“份子钱”,但由于运营牌照的稀缺性,该地15年的营运权在市场上的价格被炒到80万。如果按照跑15年需要换三辆车计算,车价加营运权的成本达到110万,即使不计算利息,每年的成本也高达7万元左右,即每个月有6000多元的“份子钱”。

他还认为,在疫情期间,适当抬高出租车运价没有问题。出租车在严格意义上不属于公共交通系统,出租车公司属于市场化运营,政府对其基本没有补贴。而在疫情期间,出租车司机的正常运营也要承担一定风险,因此抬高价格是合理的。

目前大多数城市要求公共交通暂停运营,出租车作为公共交通的一种补充,并未被全面停止,在未停止运营地区的出租车司机虽然能够接到的单子越来越少,但尚能弥补一部分份子钱的损失。另有一些城市则明文禁止出租车运营,这些地区的司机面临着收入为零与份子钱亏空的双重损失。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出租车停运致百万司机损失惨重 多地出帮扶政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