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塑料及改性PP中长期供需预期仍偏弱

6chem2019年01月27日讯:2019年PE在实质性的供应压力下出现趋势性下跌行情,行业利润压缩,绝对价格来到历史低点,月间结构contango化,供需平衡表看PE在过去一年里呈现出较大的需求弹性。展望2020年,供应端压力增加并不明显,而低价带来的巨大表需和成本端会给PE带来较大支撑。因此,我们认为PE在这轮产能投放周期中已经完成主跌浪,价格进一步趋势向下的空间有限。

单边看长线逻辑在于投产,价格重心继续下移,中线看2季度关注投产计划有无变数,若延期则震荡为主,跨期仍是back结构,正套为主。跨品种短期看L弱于PP,未来投产实现后PP会弱于L。

如果说PE的降价去库还是有着实质性的供应压力,毕竟供应增速还是很高的,那么PP价格的下跌,就颇有一点“狼来了”的意思。仔细去核算2019年PP的供应增速,全年平均大概是1.44%(如果不考虑再生料,PP全年供应增速在6.8%左右),这是一个较低的供应增速,PP真正算的上有供应压力的也不过就是年末的这两个月,但是全年价格也跌了,为什么?主要原因在于悲观预期下,产业上下极差的持货能力带来的产业链隐性库存的消化。实际上整个2019年来看,PP现实与预期的分化是比较大的,从基差月差结构上也可以很明显的看到,PP全年一直都是一个深度的Back结构,而这也导致了每次的反弹(除了沙特事件),PP的反弹高度一定大于PE。

从产业利润率来看,上游成本缓慢抬升,塑料/PP的产业利润率被持续压缩至近三年低位,在未来继续投产的背景下,长线看空边际路线的利润空间。

四、价差结构

2019年一季度供需整体偏弱,产业累库程度超过往年,价格重心震荡下移,波动性较之前明显下滑。那么二季度的聚烯烃市场又该如何演绎,详见报告内容。

2019年,国内成功投产130万吨的PE装置和217万吨的PP装置,产能增速分别为7.1%和7.7%,产能投放较年初计划兑现率为40%左右。当前来看,2020年国内计划投产PE装置457.8万吨,PP装置615万吨,按40%的兑现率折算,产能增速预估为9.3%和8.1%,供应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图片 1

家电方面,即使受累于国内消费增速放缓、地产、制造景气度下降,2019年家电产量较2018年还是有所增加。今年10月份房地产销售面积累计同比转正、房屋竣工面积降幅继续收窄,若2020年房地产销售和竣工仍然维持较强韧性,明年家电产量仍有进一步上升空间,预计2020年家电总产量持续今年平稳增加态势。

图片 2

但回过头来看看实际的供需情况,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先看PE,在过去这一年里,PE的整体供应增速达到了9%附近(如果不考虑再生料,PE全年供应增速将达到惊人的15%),但截至目前为止,两油库存绝对量水平与历年同期相当,而中下游库存水平很低。这背后反映出,PE的表观需求在2019年实际上是维持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因此年初“供增需弱”这个预判是不准确的,严格意义上是供需双增,但价格的表现形式是下跌,意味着健康的静态供需平衡表并没有对2019年的PE价格形成支撑。这背后主要的原因在于产业悲观心态带来的极差的持货能力,即产业链上下都在主动去库存。这种悲观的心态主要源自化工品的产能投放,也有部分是对整体宏观经济的悲观。

图片 3

三、需求不悲观

通过对各个终端行业的表现进行分析,整体需求仍然偏弱。短期则可从下游行业的开工以及拿货积极性来看需求情况。

全年策略方面,关注单边空PP,节奏上将会博弈于产能释放速度和中下游补库力度。套利方面多L空PP可继续滚动持有,预计2020年PE会完成对PP的升水。跨期方面,关注PP阶段性反套机会。

图片 4

PP方面,随着产业链隐性库存的缺失和期现结构的慢慢平坦化,价格进一步的下跌驱动将来自现货端真实的累库压力而非产能投放预期。我们预估2020年PP供应增速为7.59%,供应压力较2019年增加比较明显,向下驱动力在。价格方面,目前的PP向下还看得到空间,但大概率难以复制2019年PE的跌幅。

图片 5

上下游价差方面,今年以来,原料相对聚烯烃价格走强,上游利润整体是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压缩。具体来看,PE方面,油制利润压缩较为明显,未来一年的油制成本支撑值得关注。PP方面,油制、PDH利润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压缩,整体各工艺利润情况尚可。下游利润来看,原料价格水平下跌,成品价格波动小,利润水平明显提高。聚烯烃行业利润目前由上游向下游出现转移。

今年聚烯烃的投产计划如下图1-2所示,塑料2季度能够投产的装置有久泰和恒力石化,总产能70万吨,其余可能延期至3季度左右(青海大美、中安联合、宁夏宝丰,产能88万吨),外围在2季度投产且能流向国内市场的有限,这样看供应压力主要在国内。检修方面,2季度环比增加,但比去年同期力度小。再生料方面,国内产量与去年相差不大,进口近乎完全削减,因此再生料供应同比去年微降。塑料在1季度的累计表需增速约7%-8%,预计2季度增速4%左右,主要关注点在于国内投产装置的进度,若延期则供应压力不明显。

五、总结

  1. 投产与检修的不确定

相关替代品价差方面,当前HD开始贴水LL,LD与LL价差略收窄。从2020年PE各品种投产计划来看,HD预计将成为最弱品种,HD与LL存在生产切换,关注石化转产对LL形成的压力。LD投产压力相对较小,预计明年价格将相对走强。PP方面,共聚与拉丝价差走强,拉丝未来的上行驱动将主要来自共聚,关注石化转产对拉丝的支撑作用。下半年粒粉价差被压缩,粒粉存在需求替代,关注未来价差持续压缩后粉料的挤出效应。

图片 6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2020全年关注单边空PP,节奏上将会博弈于产能释放速度和中下游补库力度。套利方面多L空PP可继续滚动持有,预计2020年PE会完成对PP的升水。跨期方面,关注PP反套机会。

四、风险点关注

总体而言,无论是从库存周期的大方向,还是聚烯烃下游行业以及出口端的相关表现来看,对2020年整体需求不悲观。

图片 7

外需方面,PMI新出口订单显示2019年整体外需开始企稳向上,表明出口企业对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效应积极寻找应对方式。具体到塑料制品出口来看,2019年制品出口平均增速维持10%以上,预计2020年将继续保持较强的刚需性。

图片 8

展开全文

  1. 二季度确定投产装置不多,之后仍会继续增加

内外价差方面,整体呈现出上半年外强内弱,下半年外弱内强格局。当前进口窗口打开时间较长,PE需要关注持续的进口压力,而PP需要关注新出现的进口增量。

图片 9

分品种来看,PE方面HDPE投产压力最大,LLDPE次之,LDPE供应压力最小。

图片 10

PP方面,2019年整体供应压力不大,走势较为纠结,下跌主要来自产能投放预期下的产业链主动去库存,而上涨主要来自预期偏差带来的基差修复。展望2020年,供应端的压力已经开始实质性显现,月间结构由深度Back走向扁平,未来PP的下跌驱动将来自现货端的库存压力而非产能投放预期。

图片 11

汽车行业在2019年产销表现不佳,行业在前三季度处于主动去库存状态。当前来看,汽车行业盈利底已经出现,行业目前大概率已经进入被动去库到主动补库的过渡阶段,预计2020年汽车行业将会环比走好,对聚烯烃非标品(尤其PP)存在支撑。

汽车行业库销比在去年9月份达到小高峰,目前仍处于去库阶段,从往年来看去库过程通常需要5-6个月,本次去库可能时间略长一些,因为从销量数据来看从去年下半年销量同比为负,居民消费能力可能比往年差,可关注2季度末的库存情况。

具体装置方面,2019年投产的久泰能源、恒力石化(17.070, -0.56, -3.18%)一期、中安联合、宝丰二期、巨正源已经稳定量产,目前较为确定的能在2020年上半年投产的装置有浙江石化、恒力石化二期、常州富德(复产),其余装置大概率会延迟到2020年下半年。

图片 12

分行业来看,房地产行业在2019年维持了较高的韧性,新开工和投资保持较平稳的增长,因此2019年房地产仍在延续上一轮景气周期。值得注意的是,新开工与竣工的劈叉已经持续了2-3年,2020年大概率将迎来竣工的回补,届时下游与房地产后周期相关的品种需求将存在较大支撑,包括聚烯烃。

聚乙烯的生产工艺主要是油制与煤制,从1季度开始原油重心缓慢上移,油制成本不断抬升,煤制成本也小幅上移,与此同时聚乙烯现货价格不断下调,导致生产利润呈现明显的压缩趋势。从利润率来看,油制利润率从60%以上压缩至目前的30%左右,煤制利润率由40%压缩至30%,下游地膜利润率由10%小幅提升至14%,双防膜利润率由22%提升至26%。将该利润率水平放在近几年历史水平看,上游利润已经是近三年的低位水平,下游利润中位水平震荡。

全年供应节奏方面,目前尚不能统计到全年装置检修情况,根据已有的部分检修计划来看,预计2020年检修力度与2019年相当,二三季度为检修高峰期。

  1. 长期仍是投产价格重心下移,短期矛盾不明显

市场跨期价差方面,PE月差呈现出稳定contango结构,PP月差从Back走向平坦,意味着产能投放预期将不再是主导价格下跌的主要因素,进一步驱动价格下跌的因素将来自现实的库存压力。跨期套利关注PP反套。

图片 13

进口方面,2019年分别有405万吨PE和216.5万吨PP投产,进口增速分别为17%和7.7%。2020年计划投产425万吨PE和275.5万吨PP,预计PE进口压力持续,PP将出现进口增量。

图片 14

2019年是梳理清楚了,全年对于聚烯烃这两个品种来说,最优的策略是单边空L和多PP空L套利组合。那么2020年,最优策略是否会是单边空PP和多L空PP?

图片 15

回顾2019年整个行情走势,聚烯烃价格重心出现下移,几波较大级别的反弹分别出现在3月底、6月中、9月上、11月底。时间节奏上看,除了9月份的沙特无人机突发事件导致的反弹,其余几波反弹都出现在主力合约移仓换月的前2个月左右,整个行情节奏较好的符合了年前的预判“供增需弱背景下,价格重心下移是主旋律,阶段性的反弹主要靠基差修复”。

图片 16

微观下游开工来看,农膜、包装膜、塑编、BOPP等标准品下游保持了稳定的刚需特性,非标HD管材、PP共聚等非标品下游表现较好,预计2020年仍将保持平稳。

从聚烯烃的各个终端行业表现来看,2018年下游行业需求同比下滑明显,今年数据尚未公布。从今年的下游开工率来看,农膜、包装膜、塑料制品等行业开工同比相差不多,没有明显利多,下游工厂采购原料节奏也以刚需为主,缺乏投机性囤货兴趣。塑料制品前2个月出口量累计同比稳定。物流快递行业近两年发展快速,物流行业景气指数中业务总量、新订单以及业务活动预期均上调,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累计同比维持正增速,但增速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预计传统行业需求维稳或略降,新兴行业需求还在扩张,整体下游需求呈现增加但增速下滑的态势。

PP方面,2019年整体供应压力不大,走势较为纠结,下跌主要来自产能投放预期下的产业链主动去库存,而上涨主要来自预期偏差带来的基差修复。展望2020年,供应端的压力已经开始实质性显现,月间结构由深度Back走向扁平,未来PP的下跌驱动将来自现货端的库存压力而非产能投放预期。

需要关注的变量一是影响基本面供需的投产与检修因素;二是宏观政策的调控、化工行业突发因素影响以及中美关系。

一、2019年PE实际供需双增,2020年PP将博弈新产能释放速度与中下游补库力度

图片 17

全年策略方面,关注单边空PP,节奏上将会博弈于产能释放速度和中下游补库力度。套利方面多L空PP可继续滚动持有,预计2020年PE会完成对PP的升水。跨期方面,关注PP反套机会。信达期货 6chem 马化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塑料/PP整个产业链库存压力尚在,去库之路缓慢,2季度仍以降库存为主基调。

二、产能投放还在路上

  1. 产业库存仍有压力,去库之路漫漫

聚烯烃的需求有这么好?PE这么高的供应增速,为何看不到库存的累积?这是全年下来大家比较疑惑的地方。我们认为这是整体塑料下游复杂的需求体系导致的。塑料的下游需求较为分散,消费、制造各行业均有涉及,新领域应用拓展性较强,有较强的替代效应,以上特点会导致聚烯烃整体需求存在很强的刚需性和弹性。2018年以来,受政策和价差缩小影响,新料开始大面积替代回料。另外,替代效应在品种大类间也依然存在,HDPE与PP低融共聚,PE与PVC管材等均可替代。因此,今年低价的PE实则带来了巨大需求。PP方面,11月之前的PP,自身极低的供应增速给了现货一定溢价,但期现结构也对PP的动态供需平衡表产生了很大影响。Back结构下,中下游建远期虚拟库存的备货模式一方面没有给现货带来即期需求支撑,另一方面在真正供应压力开始释放的时候,也使得即期库存的累积较为缓慢。

1季度塑料表需增速7%-8%,预计2季度增速4%左右;聚丙烯PP塑料表需增速1-2%,预计2季度变动不大。PP塑料及改性PP工程塑料的增速差异主要在于检修与外围货源冲击力度的不同。2季度能够投产的产能分别为70/80,其余可能最快要到3季度,2季度检修环比增加,但力度较往年弱。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PP塑料及改性PP中长期供需预期仍偏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