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登录1945年德国纳粹曾建“神风特攻队”对付

至于赫尔曼本人,他坚决支持加兰德关于集中优势兵力狙击空袭机群的做法,可是他们的观点并未得到大本营上层人士的欣赏。以戈林为首的空军总部一直不愿冒险地一次动用全部的战斗机。在这样的情况下,赫尔曼出人意料地向上级提出了一个十分荒谬的招术,即动用那些尚未出道的飞行学员,驾驶着战斗机以冲撞并与目标同归于尽的“自杀攻击”方式来对付盟军的4发动机的大型轰炸机。如此做法竟与当时日本战争狂人的行径如出一辙!然而,对于这种不合常理的野蛮战法,加兰德并不欣赏。

1945年初,形势日趋险峻,赫尔曼迫不及待地向空军总部递交了从速实施自杀攻击的申请,并以个人名义起草了一份敢死队募集飞行员的文告。3月8日下午,该文告通过电传方式秘密发往战斗机改装部队以及一部分正处于整休训练的战斗机部队。据说,个别前线值班的战斗机部队也收到了该文告。在这份文告中间,赫尔曼承认作战生还的概率是很低的,但仍希望为350架单座战斗机招募到2000名飞行员。3月24日,有关志愿人员已前往柏林以西100公里处的谢汀达尔空军基地报到。3月25日,赫尔曼向这些毛孩子飞行员宣读了他的战术构思:他们将使用经特别轻量化改装的梅塞斯米特BF—109G或K型战斗机。为了让飞机飞得更快更轻捷,机上只保留一挺13毫米机枪和60发子弹,并拆去已失去意义的防弹钢板。赫尔曼要求在接警后迅速将飞机拉升到一万米高空,以便利用势能,从后边俯冲扑向轰炸机群的后尾,接着各个击破,用自己的螺旋桨去砍敌机巨大的垂直尾翼,直到敌机因失控而坠落,然后自行爬出座舱,跳伞落地。

自1944年夏季以后,美国陆航第8军在对德国本土的战略轰炸中已逐步取得空中优势。德军江河日下的防空力量眼看就要失去招架之功。空军战斗机总监加兰德少将决意迅速将本士防空用的战斗机数量扩充到2300架,然后将它们集中使用,妄图通过一两次高强度的拦截空战,将来袭的1500架B—17轰炸机中的500架消灭掉。对德国而言,这是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搏。为落实这一计划,到11月中旬已完成兵力部署。然而,希特勒却节外生枝地将这批飞机投入到12月16日发动的阿登战役中去。此役德军大败,造成900架战斗机的损失!这对本土防空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加兰德为了进行补救,决定乘盟军飞机遭受损失,并正在机场上整休复元的时机,加快布置最后的王牌——ME—262型喷气式战斗机。

当时的大致战况是:美空军第8军第2联队的870架B—17大型轰炸机在空袋途中的一个小时内,遭到该部的“零星”攻击。德国飞机竟以“撞尾”方式“击落”B—17共13架。又据德军战史资料反映,当天真正飞返基地的自杀飞机不足30架,估计当天战死的德国飞行员在30~40名之间。留下姓名的参战飞行员还不到50人。

这支德国自杀飞行部队的绰号叫“埃尔贝”。当时指挥该作战计划的哈纳·赫尔曼上校是个鬼点子特别多的激进派军官。他原先是个轰炸机飞行员,因表现不俗于1942年被调往最高司令部的轰炸机总监部供职。1943年6月,他向上司提出一项空战战术设想,即利用低成本的单座单发战斗机参与夜间拦截作战。因为当时为对付盟军日复一日的夜间空袭,德军一般采用双发动机多座重型战斗机实施防空截击,因为较大的机身和较大的功率有利于安排搜索雷达和多具射击火器。赫尔曼的战术代号叫“高楼”。为了进行验证,他亲自夜航试飞。按照他的设想,单座战斗机应提前埋伏在被空袭城市周边的空域中,待敌人机群逼近时,则一拥而出,并充分利用己方探照灯光和地面大火的反射光,以纯粹目视的方式瞄准并攻击之……

在这次昙花一现的特别攻击飞行之后不久,德国大本营就下达了中止执行的命令。据说剩下的“埃尔贝”部队成员在兵临城下、大军压境的危急情况之下纷纷向南方突围。一场形同螳臂挡车式的纳粹自杀飞行部队闹剧就此草草收场。它留给我们的有反思,有可悲,更有憎恨。

“埃尔贝”部队实际上并没有,也无法实行必要的演练,4月7日便匆匆派出120架自杀飞机升空拦截盟军机群!

赫尔曼出人意料地向上级提出了一个十分荒谬的招术,即动用那些尚未出道的飞行学员,驾驶着战斗机以冲撞并与目标同归于尽的“自杀攻击”方式来狙击盟军空袭机群,特别是对付盟军的4发动机的大型轰炸机。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官网登录1945年德国纳粹曾建“神风特攻队”对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