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三次择主终得汉心:项羽用人输刘邦

陈平是个美男子,河南阳武人,生年不详,卒于汉文帝二年。他少年丧父,家庭贫困,只得依靠兄长维持生活。陈平生性好黄老与纵横之学,又善于交游,所以一生足智多谋。陈平身材高大,风流倜傥,无奈家境清贫,年至二十仍孤身度日。他哥哥见他好学多才,便鼓励他外出求学,而自己则每日辛劳耕田,养家糊口。但嫂嫂见陈平只吃白食不劳动,便大发牢骚,甚至羞辱陈平。陈平哥哥爱弟心切,一气之下就休掉了妻子。隔乡的富翁张负看上了陈平,想将女儿嫁给这个相貌不凡的美男子。尽管张家很多人反对,但张负仍执意道:“自古英雄不问出身,陈平怎么会终身贫贱?”于是便将自己这死过五个丈夫的女儿嫁给了陈平,并叮嘱女儿说:“不要嫌弃他清贫,此人日后定有大作为,你做他妻子后一定要谦谨,并要把兄嫂当父母来对待。”从此陈平摆脱了拮据的生活。一年,他担任乡里祭祀活动的社宰,要把祭肉平均分给乡里人家。陈平有一绝招,就是不用称量便可以将肉平均地宰割开来。乡亲们称赞道:“陈家小子做社宰分肉,真好啊。”陈平笑道:“如果我陈平能主宰天下,定会分毫不差,公平合理。”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于大泽乡起义,天下群起响应,被秦所灭的六国之主纷纷复辟。陈平别妻离子,拜辞长兄,投靠已复辟自立为王的魏王魏咎,得太仆之位,但魏咎对陈平忠言置若罔闻,陈平便悄然离开,投奔项羽。陈平随项羽征讨秦军,立功得卿之爵位。不久,项羽自立西楚霸王。汉王刘邦回师关中,向东挺进。殷王司马印借机反叛项羽。项羽大怒,封陈平为信武君,命其率兵消灭司马印。陈平不负众望,攻得殷地,凯旋而归,被赏于都尉之职及二十镒赏金。谁知不久之后刘邦又占领殷地,项羽怒火中烧,将气愤发到部下身上,要杀掉陈平等将官。不知谁走露了风声,陈平自觉项羽难成大事,便将赏金和官印托人送还项羽,再次悄然离去。西汉高祖二年,也就是公元前205年,陈平千里单骑到修武,欲通过好友魏无知求见刘邦。抵达汉营,正值刘邦等人用餐。刘邦见魏无知推荐此人,便叫他坐下一同用餐。刘邦见陈平是一个美男子,便问道:“您贫困却为什么会这样又胖又漂亮?”陈平答道:“我只吃糠秕罢了。”刘邦马上不高兴地说:“您吃糠秕尚且能这样胖,那吃肉又会长得怎样呢?”陈平又回答道:“也没有什么差异。”并起身向刘邦深深作揖。刘邦挥手道:“撤席。”陈平连忙上前说:“项羽封闭您于关中,将士多有逃亡,陈平单骑来此,并非为了吃肉,愿蒙汉王收纳,尽忠效力。管子说:‘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辞石,故能成其高;明主不厌人,故能成其众。’项羽没有如此气量,所以难成大事,久闻汉王您是忠厚长者,您要与项羽争天下,要有海纳百川的度量才是,您怎么能怠慢奇士呢?”刘邦见陈平语气非凡,满腹经纶,就问道:“您在楚军任什么官职?”陈平道:“都尉。”刘邦听了马上就封陈平为都尉,与自己出入同乘一辆车,坐在车右负责警卫等事,又令他兼任监护众军之职。消息传出,诸将大哗,纷纷向刘邦进言,说让一逃兵担任如此重职欠妥当。一时间谣言四起,陈平名声扫地。刘邦听到谣传悚然动容,召见魏无知厉声责问陈平德行是否确实欠佳。魏无知从容答道:“大王说的是德行之事,而我所推重的是此人的才能。现楚汉相争,正需要有大才的人,敢问大王,如尾生、柳下惠、曾参这辈大德之人,对大王争得天下有何用处?陈平乃奇才异能之士,可助大王成就大业,纵其德行有所缺憾,那又如何?”刘邦深觉魏无知所言极是,便又召来陈平,道:“先生事魏不成归楚,归楚不成归汉,众人都有所质疑啊!”陈平微微笑道:“大丈夫共事,要的是意气相投。臣事魏,官拜太仆,然而魏不采纳臣计,所以离开魏投奔楚,官居都尉,然项羽多疑,气量狭小,难成大事。臣闻汉王是忠厚长者,能任用人才,便千里来此,如果臣并无才能辅助大王成就大业,诸将所送之金及官印俱在,完璧归还汉王您,臣愿回乡老死蓬蒿。”从此刘邦不再对陈平有何质疑,更是信赖有加,军中谣言消散。陈平也忠心护主,更是大显其能。公元前204年,汉将韩信破三秦,定关中,刘邦借势攻得项羽都城彭城。项羽大为恼火,率三万精兵杀回都城。得意忘形的汉王被杀得狼狈不堪,被楚军围困于荥阳,断了粮道。刘邦兵败彭城,焦虑不安,想和帮他打败项羽的人平分天下。陈平上前献计说:“大王莫急。楚王虽待人恭敬,但过于看重金银爵位,多疑吝啬,不能论功行赏,所以壮士多不愿跟从他。大王能慷慨地封赏部下,因此诸多将领愿跟从您。现在楚王的骨鲠之臣不过亚父范增、钟离昧、龙且、周殷几人。大王如愿拿出几万黄金,离间他们的君臣关系,令楚军彼此猜疑,那多疑的楚王一定听信谗言,借楚军军心散乱之时,汉再举兵于外,破楚必矣。”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发动起义后在河南陈州称王。 陈胜命周市攻取魏地,并立魏咎为魏王,在河南临济与秦军会战。辞别陈 伯,与一伙青年到临济投靠、效劳魏王咎。魏王咎见他办事有能力,任命他当了太仆。陈平想将胸中韬略和已所揣摩的天下大计,全部献给魏王。但魏王却不用陈平 之计,陈平见魏王咎不成气候,心中就想离开他。 过了一段时间,发兵攻城到了河上郡,陈平毅然前往归附,并且追随项羽入关灭秦,而获赏赐爵邑。 高帝元年,项羽违背“先入关中者王之”之约,自封为西楚霸王,定都于彭城,而把封为汉王。不久,汉王起兵汉中,首先平定关中,然后再向 东进军。此时,殷王叛楚,项羽封陈平为信武将军,前去征讨。陈平用计,降服了殷王凯旋归来,项羽拜陈平为都尉,赐金二十镒。 谁料陈平刚平定殷地不久,殷地便被刘邦所夺,殷王也成了俘虏。项羽闻讯大怒,他恼恨殷王,以致迁怒于陈平等灭殷的将领。陈平料定项羽定会迁怒于己,也知项羽为人刚愎自用,难成大业,便封还项羽所赠黄金与印绶,带剑逃走,准备去投奔刘邦。 陈平逃到黄河,呼船渡河。船夫见陈平衣冠楚楚、一表人材,又是孤身一人,便怀疑他是逃亡的将领,定有金银财宝在身,于是就想杀害他,以谋财货。陈平看出 船夫的恶念,心生一计,解脱衣服,帮船夫撑船。船夫发现陈平一无所有,才没有杀他。从这小事,也可看出陈平智慧不同凡响。 陈平逃到河南修武,凭着与魏无知的关系而进见汉王刘邦。当时,与陈平一起进见者有七个人。汉王赐他们酒饭,饭后说:“吃完饭了,且去休息!”陈平说:“我为要事而来,要说的话很重要,不能拖到明天。” 刘邦便与他交谈,一交谈就很投机,在很多事情上,两人的见解竟不谋而合。于是刘邦问陈平:“你在楚营任何官职?”陈平回答:“做都尉。”汉王说:“我现在马上就任命你为都尉,而且,再让你为参乘,典护军。” 命令一出,刘邦的部将就大为不满,都说刘邦不公:“偶然得到一个楚国的逃兵,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何才能,就与他坐一辆车,而且让他当监护军中的资深将领。真是岂有此理?!” 古人乘车,驾车人居中,尊者居左,另一个居右,这居右的人就称之为参乘。参乘是最亲近者方能获得的贵差。陈平刚刚降汉,便得汉王如此重用也难怪将吏们心怀不满。 不管别人如何议论,刘邦仍然重用陈平。 后来,刘邦率领陈平一起攻伐项羽,至彭城,被项羽击败,退驻荥阳。刘邦又任命陈平为亚将,隶属于韩王信,在河南广武地方驻扎。 绛侯周勃与中大夫令灌婴心中愤愤不平,向刘邦进言,劝刘邦不要盲目宠信陈平。他们说:“陈平虽然相貌伟美,常人中难见,但那只是长相,内心未必有真才实 学,也很可能只是个绣花枕头罢了!有人传说,陈平在家时,与嫂子私通。投魏,不为魏所容。后逃归于楚,又不合己意。没办法才跑到我们这里来。您现在给他高 官,命他典护军,可他却接受诸将贿赂,送黄金多的,便给一个好位置,送黄金少的,就给一个不好的位置。这样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请大王好好考虑后才重用 他。” 刘邦纵然相信陈平,听此也有了三分疑惑。于是便召问魏无知。魏无知说:“我推荐的是他的才能,您现在所问的是他的品行,这两者是不同的。当此用人之际,一个光会讲信义的君子与一个光会讲孝道的孝子,对我们争夺天下是没有什么大用处的。试问,君子、孝子能帮您打败项羽吗?陈平有奇谋,如果好好驱遣使用,一定会有利于国家。至于他跟他的嫂子关系如何,受了别人多少金子,实在没必要追究下去。” 刘邦听了,认为很有道理,不过他还是把陈平唤了进来:“你原来在魏王手下,后来又跑到霸王手下,如今又追随我。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难道不怕人们说你反复无常吗?” 陈平回答:“我离开魏王,是因为他不能采纳我的计策;我离开项羽,是因为他不相信别人,除了项家的人和他妻子的兄弟外,即使是旷世的奇才,他也不肯重 用;我投奔您,是听说您能任用贤者。我逃离楚军,身无分文,不接受黄金,便无以维生。如果我的计划谋略确实可用,请您放心地任用我;倘若我的才能不足任 用,我所受的黄金还没花,我愿意把它交还,并请大王允许我到山林隐逸。” 听了这番话,刘邦疑虑顿消。重赏了陈平,还继续任命他为护军中尉,监护所有的将军。这样一来,诸将也就无话可说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陈平三次择主终得汉心:项羽用人输刘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