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伊朗突击队成功反劫机人质安然无恙金沙澳

装扮成清洁工人的伊朗突击队员登上飞机。机上的最后一批人质在痛苦中呻吟,在绝望中挣扎。这时,机场上的照明灯突放光明,照得如同白昼。劫机者只觉得一阵目眩,还没清醒过来,一名装扮成清洁工人的突击队员正迎着一名劫机者扑去,一把夺下他手中的手榴弹。另一名劫机者猛吃一惊,立即拼死挣扎。就在这时,一道亮光闪过,顷刻之间,催泪毒气的恶臭弥漫了整个机舱,原来是突击队员扔的催泪弹。

装扮成清洁工人的伊朗突击队员登上飞机。机上的最后一批人质在痛苦中呻吟,在绝望中挣扎。这时,机场上的照明灯突放光明,照得如同白昼。劫机者只觉得一阵目眩,还没清醒过来,一名装扮成清洁工人的突击队员正迎着一名劫机者扑去,一把夺下他手中的手榴弹。另一名劫机者猛吃一惊,立即拼死挣扎。就在这时,一道亮光闪过,顷刻之间,催泪毒气的恶臭弥漫了整个机舱,原来是突击队员扔的催泪弹。

1984年12月4日,尽管已是隆冬季节,但在科威特,从海湾吹来的习习暖风不仅赶走了寒气,而且似乎还增添了一些春意。由科威特国际机场开往巴基斯坦卡拉奇的221次航班即将起飞。这是一架属于科威特航空公司的A310大型客机。它通常乘坐许多在科威特工作的回国巴基斯坦人,这次也不例外。120名巴基斯坦人在机场候机室耐心地等待检查。与他们同机的还有10名科威特人、4名美国人和其他一些外国人。

1984年12月4日,尽管已是隆冬季节,但在科威特,从海湾吹来的习习暖风不仅赶走了寒气,而且似乎还增添了一些春意。由科威特国际机场开往巴基斯坦卡拉奇的221次航班即将起飞。这是一架属于科威特航空公司的A310大型客机。它通常乘坐许多在科威特工作的回国巴基斯坦人,这次也不例外。120名巴基斯坦人在机场候机室耐心地等待检查。与他们同机的还有10名科威特人、4名美国人和其他一些外国人。

上午10时整,班机稳稳地划过跑道,翘首腾空而去,乘客们坐在舒适的软椅上,说说笑笑。飞机飞行了一个半小时后,到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这是班机预定停留的第一站。

上午10时整,班机稳稳地划过跑道,翘首腾空而去,乘客们坐在舒适的软椅上,说说笑笑。飞机飞行了一个半小时后,到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这是班机预定停留的第一站。

就在此时,有4个20岁的年轻人刚从另一架贝鲁特飞来的客机上下来,他们躲躲闪闪,绕过转乘候机室的安全检查口,偷偷溜进登机入口,避开了迪拜机场保安人员的眼睛。这些年轻人身上带着4支枪、一些手榴弹、尼龙绳。他们趁保安人员不注意,顺利地登上了221次班机。

就在此时,有4个20岁的年轻人刚从另一架贝鲁特飞来的客机上下来,他们躲躲闪闪,绕过转乘候机室的安全检查口,偷偷溜进登机入口,避开了迪拜机场保安人员的眼睛。这些年轻人身上带着4支枪、一些手榴弹、尼龙绳。他们趁保安人员不注意,顺利地登上了221次班机。

当飞机再次起飞,离开迪拜,接近航线的高度时,一阵巨响传入驾驶舱,还没等驾驶员反应过来,两个歹徒已破门而入,一个用手枪顶住驾驶员的胸膛,另一个把一颗手榴弹搁在机长哈里·克拉克的颈脖上,命令他掉转机头,向伊朗方向飞去。与此同时,座舱内乱作一团,劫机者把美国人和科威特人与其他人分开,并把他们驱赶到前舱。

当飞机再次起飞,离开迪拜,接近航线的高度时,一阵巨响传入驾驶舱,还没等驾驶员反应过来,两个歹徒已破门而入,一个用手枪顶住驾驶员的胸膛,另一个把一颗手榴弹搁在机长哈里·克拉克的颈脖上,命令他掉转机头,向伊朗方向飞去。与此同时,座舱内乱作一团,劫机者把美国人和科威特人与其他人分开,并把他们驱赶到前舱。

劫机者逼着机长向伊朗德黑兰穆罕拉巴特机场飞去。他们满以为这下可以得到伊朗当局的隆重接待。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当飞机在德黑兰上空盘旋,请求降落时,穆罕拉巴特机场断然拒绝。直到最后,机长连声呼喊机上燃油已近耗尽时,指挥塔才同意它降落。飞机一着地,立即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伊朗士兵包围。

劫机者逼着机长向伊朗德黑兰穆罕拉巴特机场飞去。他们满以为这下可以得到伊朗当局的隆重接待。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当飞机在德黑兰上空盘旋,请求降落时,穆罕拉巴特机场断然拒绝。直到最后,机长连声呼喊机上燃油已近耗尽时,指挥塔才同意它降落。飞机一着地,立即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伊朗士兵包围。

劫机者通过无线电联系,向机场指挥塔宣布了他们劫机的目的:他们是黎巴嫩“真主党”的成员,要求科威特政府释放前不久因参与爆炸美国驻科威特大使馆而被关押的17名“真主党”成员。

劫机者通过无线电联系,向机场指挥塔宣布了他们劫机的目的:他们是黎巴嫩“真主党”的成员,要求科威特政府释放前不久因参与爆炸美国驻科威特大使馆而被关押的17名“真主党”成员。

12月的德黑兰已经进入严冬,惨淡的阳光照在雪地上,显得十分耀眼。机场上一片洁白,在一条跑道的尽头停着一个庞大的蓝白色怪物,它就是被劫持的科航221次航班。机场上一片寂静,但客机内正在实施着暴行,科威特的监听站接收到从机上传出的声音,一名男子被拷打时发出的阵阵惨叫令人毛骨悚然。机上共有161名人质。上午,机舱内的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几分钟后,恐怖分子打开舱门,把一具尸体抛出舱外。这是一名来自美国弗吉尼亚的公务员,50岁的海格纳。他成了恐怖分子大开杀戒的第一个牺牲者。

12月的德黑兰已经进入严冬,惨淡的阳光照在雪地上,显得十分耀眼。机场上一片洁白,在一条跑道的尽头停着一个庞大的蓝白色怪物,它就是被劫持的科航221次航班。机场上一片寂静,但客机内正在实施着暴行,科威特的监听站接收到从机上传出的声音,一名男子被拷打时发出的阵阵惨叫令人毛骨悚然。机上共有161名人质。上午,机舱内的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几分钟后,恐怖分子打开舱门,把一具尸体抛出舱外。这是一名来自美国弗吉尼亚的公务员,50岁的海格纳。他成了恐怖分子大开杀戒的第一个牺牲者。

通过无线电联系,劫机者与指挥塔之间的谈判在缓慢进行。12月5日,劫机者释放了46名人质,他们大都是妇女和儿童。释放的第二批是23名巴基斯坦人,他们的证件都被烧毁了。以后,又放了些人质。离机的人们像飞出笼子的自由之鸟;而剩下的人质遭到更残酷的虐待,他们被紧紧地捆绑在座椅上,不得动弹,口干舌燥,没有水喝,有时连大小便也不被允许。后来获救的美国人质卡柏回忆说:“这140个小时就像在地狱。”

通过无线电联系,劫机者与指挥塔之间的谈判在缓慢进行。12月5日,劫机者释放了46名人质,他们大都是妇女和儿童。释放的第二批是23名巴基斯坦人,他们的证件都被烧毁了。以后,又放了些人质。离机的人们像飞出笼子的自由之鸟;而剩下的人质遭到更残酷的虐待,他们被紧紧地捆绑在座椅上,不得动弹,口干舌燥,没有水喝,有时连大小便也不被允许。后来获救的美国人质卡柏回忆说:“这140个小时就像在地狱。”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1984年伊朗突击队成功反劫机人质安然无恙金沙澳

相关阅读